还在傻傻训练属于自己的“播音腔”吗?

2020-07-30 17:30 播音主持艺术指南 训练课程

01

轻重格式呆板

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指导杨曼老师曾说:“普通话大部分词要遵循中重格式,但在语流中要根据语意。语意就是语句的目的,也就是我们说的重音。重音的定义是:为表达语言目的着重强调的词和词组。”

 

“词的轻重格式只是一种约定俗成,它不是绝对的、不变的,词的轻重格式要受语句目的的制约,所以在预留中我们往往会遇到原来的轻重格式被打破、被改变的现象,这也是正常的、必然的。”在实际应用中,到底是“中重”还是“重中”,相关因素有很多。如个人风格、文字意思、前后句衔接等等。可能死板地遵守“格式”的朋友,忽略了上述教材里的最后一段话。或者,这套书再版的时候,能够把这段话放到这一章的最开始去?

 

 

02

发音共鸣位置单一

新闻播音,强调胸腔、咽腔、喉腔、口腔、鼻腔等共鸣。当然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其中有一些共鸣是理论上的、感受上的,并没有物理上的意义。

 

日常交流的时候,发音共鸣位置其实是根据身份、语言内容、当下情绪、讲话目的不同处于不断变化中的。如果所有的字词都用同样的共鸣位置,就会犯“师傅,给我来两个馒头”那样的笑话。

 

 

03

调值、动程不灵活

我们都知道,按照普通话标准,四个声调的调值分别为55、35、214、51(还有无调值的轻声)。在专题纪录片里,我们触碰5音的机会往往没那么多。在一句话里,可能也就一两个字会强调,以建立前后句意的关联。除了重音以外,其他的5音一般也就到4或者4.5,甚至更低。重音有的时候还会超过5,达到5.5或更高。

 

动程也是在设定重音的时候经常使用的方法,它也是制造语言节奏很重要的工具。让重点字的动程更完整,会形成更明显的重音提示,并具备独特的语言节奏。并非所有的动程都应完整标准,也并非所有的动程都应缩短,而是需要根据目的和内容设定不同的动程长度。

 

 

04

习惯性断句

断句,是语言中使逻辑更加清晰的工具,在长句或复合句式中尤为重要。但每个断句应该有充分理由、有目的性,而非基于习惯惯性。甚至有些人因为断句的固化,而形成了“官腔范儿”,或者叫“麦克风病”——平时说话没问题,一到麦克风面前就端起来了。断句,就是这种“麦克风病”的主要现象。较常见的习惯性断句包括:主谓语之间断句、副词后断句、短语内断句等。

 

基于长句播读需要,断句是必不可少的。但断句的灵活、有理地使用,以及断句位置前后的关联性,会成为形成语言风格(个人风格)的重要组成部分;僵化、习惯地断句,会形成“固定的强调”和“麦克风病”。

 

 

05

“所有的字要送到观众耳朵里”


或许有人认为,固定的发声位置,标准化的口型,稳定的心理与语言节奏,或许是很多新闻播音工作者的标准。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,这恰恰是新闻播音名家与前辈都摒弃的。他们心中的最高境界,只有对内容的关注与表达。

 

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交流对话传播信息,并非是由完整句子作为基本单位的,而是以关键词作为基本单位的。你可以观察一下身边的语言,你只要听懂几个字词,加上对方的表情,就基本上能够明白对方要表达什么了——而绝非每个字都说标准,这样会让对方觉得很累。有的时候,甚至一个叹息、一个表情,比语言的表达更准确且有韵味。因此,着眼于核心意思表达,而并非希望把每个字读标准。

 

 

看到这里,或许你明白了,播音腔其实是“练废了”的播音专业。语言是为人的思想服务的,它一切的目的和训练方法,都应围绕内容和目的展开。

 

当你还关注大师们精妙绝伦的音色的时候,当你还沉醉于自己的发音是否标准的时候,你需要赶紧做一个判断:你是基本功这一关“还没过去”,还是基本功这一关“过不去了”。

 

 

方法都告诉你了,努力改变吧!当你了解到一个系统的时候,当你的审美和关注点产生转变的时候,在实战中才能有本质的提升和飞越。

 

☻ 

本文内容来源:网络 侵删

仅供交流学习,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